特警強攻反被告 這家讓政府賠大門的地下網絡商終于黃了

2019年10月16日 15:21 次閱讀 稿源:雷鋒網 條評論

在《生化危機》中,保護傘公司坐落于浣熊市地下,表面上是國際超強壟斷企業,涉及領域涵蓋醫療硬件、國防工業產品等高新產業,但真正的利益來源來自高新軍事科技與生命工程、生物兵器等秘密行業,其中包括許多不能公諸于世的絕密計劃。

《生化危機》電影:保護傘公司地堡

如果雷鋒網告訴你,現實版的保護傘公司真的存在,你有什么想法?

A. 放開我,我要去看看。

B.告訴警察蜀黍,端掉它。

當然,世界選擇了B。但是,現實中這個“保護傘公司”被端掉卻歷經了千難萬險,甚至政府還一度落敗。

這家公司名叫CyberBunker,它并非什么秘密機構,只是一個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的“巢穴”,但它的web服務器可以為與色情制品和與恐怖主義有關的任何網站提供服務。

它位于荷蘭邊界一座廢除已久的地堡。二戰期間,這里曾是荷蘭的戰時省軍區中心。據說,《生化危機》導演保羅·安德森正是以此地為靈感,打造出了電影中保護傘公司的地下地形圖。

CyberBunker的“T病毒”基地

CyberBunker同樣是現實版“T病毒”的培育基地。

電影里,保護傘公司作死研制的這種生化武器讓死人變成喪尸,直接導致末日降臨。盡管CyberBunker沒有毀滅世界的本事,但作為“無限制托管服務”的提供商,這家公司著實成為了各種“網上病毒”的載體。

2013年,反垃圾郵件的非盈利組織Spamhaus遭到大規模DDoS攻擊。3月26日,對Spamhaus的DDoS攻擊流量超過了300Gbps,攻擊流量吞沒了整個網站,而為這次攻擊提供物理主機的正是CyberBunker。

2014年,專門儲存、分類及搜尋BT種子的網站,世界最大的BT種子服務器海盜灣遭受瑞典當地警方搜查,多臺服務器和電腦設備遭到查封。2015年2月1日,僅一年時間,海盜灣涅槃重生。這次,CyberBunker承擔起超過70%暗網內容的托管任務。

11年來很少有人知道CyberBunker古堡這個基地的具體位置。據媒體報道,這里甚至可以有效防止核爆和電磁脈沖爆炸(外部有重型加固水泥,裝有電磁脈沖(EMP)屏蔽與核/生物/化學(NBC)的空氣過濾)。

這里有世界最多、最隱秘的暗網服務器,同時還舉行各種毒品、武器的買賣活動。除此之外,這個五層的地堡中,還有超過1500個工作區域,CyberBunker也會對外租賃自己的辦公場所,而上述的兩次托管任務,正是在這里被執行的。

然而,直到近期德國警方進行突襲,我們才得以一撇這個地堡的真實樣貌。據警方透漏,舊地堡的管理者是一個59歲的荷蘭人——Xennt。

Xennt和同伙Kamphuis共同完成了第一個基于掩體的網絡托管項目,CyberBunker負責翻新火災后的荷蘭地堡,并開始轉售舊的軍用掩體和地下掩體。然后,他們以70萬美元的價格賣掉了這個1800平方米的荷蘭地堡。

不過,這只是CyberBunker 1.0罷了。

2002年,荷蘭CyberBunker 1.0設施內部發生火災,該公司召集應急人員尋找新的工作場所,而這里,便是CyberBunker 2.0。

“我們進入了CyberBunker 1.0地堡,并找到了一個藏在掩體內部的實驗室,該實驗室曾被用來生產毒品迷魂藥/ XTC。此外,我們還發現了幾臺被燒毀的服務器殘骸,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,但顯然他們并沒有進行翻修以掩蓋這些痕跡,”德國警方說。

最新的地堡位于德國西部Mosel河上的小鎮Traben-Trarbach。

調查人員發現,這座占地13英畝的前軍事設施為許多暗網的網站提供服務,其中包括華爾街統計的龐大毒品網上集市(專門買賣黑客工具、金融盜竊產品等)和毒品門戶網站“ Cannabis Road”以及合成毒品市場“ Orange Chemicals”。

德國警方查獲了價值4100萬美元的資金都與這些市場銷售行為有關,還有200多臺服務器在整個地下溫度受控,通風和嚴密監視的設施中運行著。

而CyberBunker官方曾經宣稱,位于德國的新地堡即便與外界斷絕所有聯系也能正常維持運作十年。

CyberBunker的存在,對于黑客、攻擊者、色情網站運營者來說,無疑是真正意義上的堅固堡壘。正是因此,他們選擇將全部或者部分線上業務交于CyberBunker進行托管。

CyberBunker官方看上去“一副人人平等,只在乎錢的模樣”:“我們不關心用戶是誰,也不關心他們準備用我們的服務器或者網絡托管做些什么事情,我們只會收錢,然后為你提供這些東西。這一理念,讓我們獲得了最大化的利益價值。”

CyberBunker的行為成功惹毛了政府和警方。但是,無論是對荷蘭政府、還是德國警方來說,收拾掉這么大一個爛攤子,著實不是件容易事。

光與影的決斗,瓦解的傲嬌“保護傘”

CyberBunker的猖狂不光表現在其業務上,他們還敢跟警方“硬碰硬”。

2016年,曾經受到大規模DDOS攻擊的Spamhaus公布了惡意廣告“黑名單”的鏈接網址,建立人員指控荷蘭互聯網托管服務公司Cyberbunker進行了攻擊,并指出斯文·卡姆菲烏斯曾以該公司官方代表自居。

在被荷蘭警方抓捕后,斯文·卡姆菲烏斯自稱自己是Cyberbunker外交部部長,不光沒有任何的緊張,反而卻怡然自得。

用荷蘭警方的話來說:“被逮捕時,他表現出一副拿破侖式的莊嚴肅立。他聲明自己擁有外交豁免權,他自稱是網絡碉堡共和國(Cyberbunker Republic)的通信部和外交部部長。看他的樣子,并不像在開玩笑。”

這是真的傲嬌......

最終,斯文·卡姆菲烏斯被荷蘭警方判處服刑240天。但是,實際情況卻是他只在拘留所中度過了55天,剩下的天數也只是象征性的提及而已。

這件事情過后,Cyberbunker甚至進行了投訴,他們認為荷蘭警方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派出獨立作戰小隊襲擊Cyberbunker。最終荷蘭警方不得不為Cyberbunker1.0地堡修繕“大門”,這才平息了此事。

如果說Cyberbunker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“野小子”,那就不能指望講道理能解決問題。正所謂人在做天在看。到了德國,耍橫這招顯然是不好使了。

2019年9月,德國突襲并關閉了Cyberbunker 2.0地區的地堡。與此同時,另外一撥德國警方已經突襲了另一座落在荷蘭、波蘭與盧森堡交接地帶活躍頻繁的軍事基地。

沒錯,就是這么突然,誰讓Cyberbunker 這么狂野呢?

警方聲稱,這次突襲行動中至少占領了兩個網站域,包括荷蘭ZYZTM Research的域(zyztm [。] com)和cb3rob [。] org。

根據記錄,Zyztm [.com]最初是在荷蘭的Herman Johan Xennt注冊的。Cb3rob [。] org是一個CyberBunker托管的組織,其注冊給了已被定罪的無主義者斯旺·坎普胡斯(Sven Kamphuis)。

德國警方還給這個基地“定性”了:Xennt在2012年至2013年之間的某個時間在德國的Traben-Trarbach購買了地堡,這是一座建于1997年的現代化建筑。和他同伙的,還有一幫以主持詐騙者,欺詐者,戀童癖者,網絡釣魚者集會的幫兇。

目前,警方在地堡外逮捕了Xennt,并對其進行審訊。

活動入口:

天翼云 - 0元體驗數十款云產品

阿里云技術變現推廣大使招募中

對文章打分

特警強攻反被告 這家讓政府賠大門的地下網絡商終于黃了

6 (13%)
已有 條意見

    最新資訊

    加載中...

    今日最熱

    加載中...

    熱門評論

      招聘


     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.baidu.com
      created by ceallan 七星彩规律视频17132期